《清醒思考的艺术》笔记

《清醒思考的艺术》

书名:清醒思考的艺术
作者:Rolf Dobelli
出版社:中信出版社
个人推荐指数:★★★☆☆

《清醒思考的艺术》是一本介绍认知偏差的书,全书共列举了52种常见的认知偏差,简单介绍每种偏差的概念,然后进行举例,最后给出避免偏差的参考建议。

老实说,由于章节过多、描述和举例浅显以及翻译等原因,本书并没有想象中的有趣和干货,以至于我只是不断地标注标注,但全书读完后依然没有特别深刻地理解它,直到我为了写这篇笔记而第二遍、第三遍地整理,脑海里才开始真正消化一些。

自然是不可能将52种偏差都照搬到这笔记中来,何况其中有不少观点我并不十分认同。接下来是我认为书中比较干货的部分。

1.幸存者偏误(Survivorship Bias)

指当取得资讯之管道,仅来自于幸存者时(因为无法从死者那获得),此资讯可能会存在与实际情况不同之偏差。

举例:我们常说,打篮球有助于长高,因为你看那些打篮球的人都很高。而事实上,因果或许正好相反,正是因为他们长得高,所以在篮球场上更得心应手,更容易获得成就感,因此也就更加爱好篮球;
类似的,我们总是看到明星们成功后光环无数,因此,青少年们也梦想着做明星,甚至认为成为明星也不是很难嘛,但事实上,明星背后都有无数失败的人,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,我们往往看到那些幸存的,却没有看到那些失败的。
据说,有人曾经调查过经历过二战的老人对日本人的态度是如何的,发现有很大一部分人竟然觉得日本人还不错!这是否就证明日本士兵在二战侵华战争中对中国百姓“还不错”呢?答案是不能,因为那些被日本人虐杀的人都没有活下来,而活下来的有很多正是那部分没有被日本人残害的人。他们只是幸存者,他们的态度并没有足够的参考性。

这就是幸存者偏误,我们很容易在生活中遇到这样的认知偏差,常常没有正确寻找答案,而是将看似“说得通”的东西作为答案;同时,在设计当中,我们也要对用户的需求进行深刻地分析,往往需求并不是像表现那么简单,用户研究得出的数据是否具有足够的参考性也需要进一步斟酌。

2.锚定效应(Anchoring Effect)

是指当人们需要对某个事件做定量估测时,会将某些特定数值作为起始值,起始值像锚一样制约着估测值。

举例:如果老师知道一位学生过去的学习成绩,就会影响他给学生的新论文打分。

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知识,解释了为什么商品标签中都有一个高的令人咂舌的“参考价”,其实就是为消费者加一个锚,你看到参考价或所谓的原价,就会以此为起始值,从而感觉实际价格相当划算。另外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“第一印象非常重要”,在交友中,初次见面给对方的印象会直接影响到你们后续的情感加速度。在工作中,我们也常说,第一次合作一定要非常认真(当然,任何时候都要认真),尽量在第一次合作后愉快地获得对方的信任,否则以后将很难重新获得信任。如此种种,皆是由于在“第一次”中会产生一个锚,这个锚将是人们对你的初始值,人们从这个初始值开始对你进行心理评估,初始值越低,你的评估就越低,并且难以争取对方进一步的主动评估,即你们可能连深入了解对方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3.激励

人们是对激励本身做出反应,而不是对激励背后的目的做出反应。

举例:法国殖民政府为了控制鼠灾,颁布过一条法令:人们每交出一只死老鼠,政府就给他发钱。结果人们开始养殖老鼠……

这样的错误在政府部门最常见,他们总是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某些问题,但很多时候都是拆东墙补西墙。而我个人认为,设置激励需要将设计者的目标和用户的需求相结合,或者说,最好是让用户和设计者拥有相同的目标。比如上面那个控制鼠灾的例子,设计者的目标是希望灭鼠,那么,是不是可以让老百姓自己主动想去灭鼠呢?比如,大大降低或免去粮食税收,这样,百姓就会大量种粮,而老鼠的存在必然威胁老百姓的收成,这时候,老百姓比政府更想消灭老鼠……

4.确认偏误(Confirmation Bias)

指选择性地回忆、搜集有利细节,忽略不利或矛盾的资讯,来支持自己已有的想法。

举例:情人眼里出西施,当我们听到喜欢的人做了错事时,我们会偏向于说服自己相信他,我们会更多的回忆起他好的方面,却很难想到他不好的地方。反过来,当你不喜欢他的时候,他在你脑海里就一无是处,怎么也想不起他哪儿好。再比如,当我们相信A观点是对的,那么我们就会去搜集A观点的论据,即使在搜索过程中出现了反证,我们也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将其过滤,直到我们永远活在与你思想一致的圈子里。

确认偏误让我们对事情的判断不够客观,不愿意去探索和了解对立面。

5.公地悲剧(Tragedy Of The Commons)

凡好处归个人而成本由集体承担的地方,就潜伏着公地悲剧。

举例:最典型的就是公款吃喝,好处是个人的,但成本却由集体来承担,因此,人们很难抵住诱惑不这么做。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网络匿名和实名,在实名制的网络中,账号是个人的,其行为所带来的无论是好处还是成本,都由个人承担,而匿名的网络中则相反,好处是个人的,而成本确实集体的,因为匿名本身就是一个无法追踪的集体账号。因此,在匿名的网络中,人们总是更加肆无忌惮,更加疯狂。

6.忽视基本概率(Neglecting Base Rates)

指在做出判断时没有把事件发生的基本概率考虑在内。

举例:马库斯是个瘦瘦的男人,他戴眼镜,爱听莫扎特的音乐。根据以上描述,下列哪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呢?(1)马库斯是卡车司机;(2)马库斯是法兰克福的文学教授。大多数人会选(2)。这是错的。德国的卡车司机要比法兰克福的文学教授多得多。因此马库斯是一位卡车司机的可能性更大——即使他爱听莫扎特的音乐。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会选错呢?精确描述误导了我们,让冷静的目光偏离了统计真相。科学里称这种思维错误为忽视基本概率。

这也告诉我们,如果你想说服别人,可以尝试讲一个看似“有血有肉”的故事,塑造有血有肉的人物角色,这样,往往更能让人有代入感,更能激发对方的同理心。

7.沉没成本(Sunk Cost)

指已经付出且不可收回的成本。

举例:在我们已经投入特别多的时间、金钱、能量、爱等因素之后,沉没成本令人难以放手、难以释怀。于是已经投资的钱就成了继续做下去的理由,即使客观来看坚持下去毫无意义。投资越多,沉没成本就越大,将项目继续做下去的理由就越充分。

最典型的就是赌博,赌博总是越输越想继续,想逆袭,可越继续就越输,人们总是放不下已经失去的成本,失去越多,越难以自拔。因此,当我们继续下去的理由只剩下“已经投入这么多了”,那最好果断停止吧。
反过来,如果我们需要用户去完成一个比较难、不太情愿的任务,那我们可以将其做成一系列任务,在前面排几个简单的任务作为引导,将最重要的任务放到后面,这时,用户会感觉只差这一步,便不忍半途放弃。

好了,总共有52种偏误,这里只挑选了7种我认为最常用、也是目前印象最深的认知偏误记录下来,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,也许我自己以后也会有不同的看法,因此,有必要刻下个时间——2014年10月7日夜。

作者寄语:总结和分享也是一种学习方法,善于总结,乐于分享!欢迎关注我的微博:@刺绅堂七

在 “《清醒思考的艺术》笔记” 上有 3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