扁平化的视觉和拟物化的动效

听说16届的校招还要招4个交互设计师以及2个视觉设计师,明年我们部门就有10个交互设计师,6个视觉设计师。公司越来越重视用户体验的态度让我们感到很欣慰。

昨天的部门设计分享中, 我们无意中讨论到动效设计,抛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“为什么视觉上倾向于去拟物化,但动效却倾向于拟物化(或者说拟自然)?”

拟物化的视觉设计通过隐喻现实世界的方式降低了用户的学习成本。然而,随着数字界面的普及,人们对于数字界面元素的认知起步越来越早,比如00后的孩子基本都是从小就会玩平板电脑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拟物化的设计就显得有点修饰过度,扁平化的设计应运而生。扁平化的设计去掉了真实世界里的材质、投影等修饰性元素,却并未大幅增加学习难度。

再说动效,众所周知,动效设计越来越科学化,以追求与现实中的动作相符为目标,比如需要在设计中考虑到动能的转化、重力、摩擦力的影响等等。在讨论的过程中,我被这样一个问题卡住了——为什么视觉上倾向于去拟物化,但动效却倾向于拟物化?

就在我苦思冥想时,一位实习生妹子想出来了,她说,其实拟物化的动效也是为了让用户关注内容本身。我瞬间明白了,那一刻真是太爽了,你很纠结的事情在一瞬间打通,那是爆发式的多巴胺分泌!十分痛快!动效之所以要做到仿真,是因为动效本身并不是动作,也不是视觉元素,而是由动作引起的反馈,因此,如果这样的反馈做的很生硬,则会引起用户的不适感,但如果做到和真实世界中一样,那么用户会由于太熟悉而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也就是不会被这样的形式分散注意力,而得于聚焦与内容本身。

很棒的一次思考讨论过程,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情况,我都要一一记录下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