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傅雷家书》

书如其名,由一封封的家信组成,是著名翻译家文学家傅雷写给大儿子傅聪的家信,也有一部分是写给小儿子傅敏的。信中内容事无巨细,言辞亲切真诚,绵绵似水。

傅雷在信中和儿子讨论各种各样的问题,音乐、处世为人、爱情、真理,如挚友知己一般。

讨论音乐和钢琴时,傅雷可以连续用成百上千字的篇幅来讨论,音乐家、音乐风格、音乐欣赏等各个方面和层次, 让人惊叹傅雷除了在文学、语言上的惊人造诣外,在音乐方面的素质竟然也如此高。儿子遇到不顺心的事时,傅雷会替他冷静理智地分析梳理,教他将情感通过写作或音乐等艺术形式发泄出来。教导他如何适应生活中的起起落落,教导他习惯独处,享受孤独。

人一辈子都在高潮、低潮中浮沉,唯有庸碌的人,生活才如死水一般;或者要有极高的修养,方能廓然无累,真正的解脱。只要高潮不过分使你紧张,低潮不过分使你颓废,就好了。
老在人堆里(你自己已经心烦了),会缺少反省的机会;思想、感觉、感情,也不能好好的整理、归纳。
在儿子遇到爱情方面的困扰时,也用极其真诚、冷静、客观的言语来引导他,诉之以理,一点没有以父母的身份强加灌输或干预。
你跟她(不管是谁)在思想认识上,真理的执著上,是否一致或至少相去不远?从这个角度上去把事情解剖清楚,许多烦恼自然迎刃而解。你也该想到,热情是一朵美丽的火花,美则美矣,无奈不能持久。希望热情能永久持续,简直是愚妄;不考虑性情、品德、品格、思想等等,而单单执著于当年一段美妙的梦境,希望这梦境将来会成为现实,那么我警告你,你可能遇到悲剧的!世界上很少如火如荼的情人能成为美满的、白头偕老的夫妇的;传奇式的故事,如但丁之于裴阿脱里克斯,所以成为可哭可泣的千古艳事,就因为他们没有结合;但丁只见过几面(似乎只有一面)裴阿脱里克斯。歌德的太太克里斯丁纳是个极庸俗的女子,但歌德的艺术成就,是靠了和平宁静的夫妇生活促成的。

也能从儿子写来的信中觉察到儿子心性的变化,如果是成长和进步,傅雷不吝褒奖赞扬,表示欣慰和鼓励,如果是退步,他也会立即提出预警和建议。

信中对马耳他废墟只字未提,可见你对古代史一无所知;可是关于婚礼也略而不述却使我十分挂念,这一点证明你对现实毫不在意,你变得这么像哲学家,这么脱离世俗了吗?或者更坦白的说,你难道干脆就把这些事当作无关紧要的事吗?但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从某一观点以及从精神上来讲就毫不琐屑了。生活中崇高的事物,一旦出自庸人之口,也可变得伦俗不堪的。你知道得很清楚,我也不太看重物质生活,不太以自我中心,我也热爱艺术,喜欢遐想;但是艺术若是最美的花朵,生活就是开花的树木。生活中物质的一面不见得比精神的一面次要及乏味,对一个艺术家而言,尤其如此。
 

关于家教或育儿

谈这本书自然是免不了要谈谈世人为其贴的“教育典范”标签了。作为教育类书籍,自从被“官方”打上这个标签后,这本书一直有很大的争议,而且褒贬相当。贬其的人认为傅雷过度干预儿子成年后的生活,是典型的中国父母式“望子成龙”。也有把傅雷对两个儿子的教育做对比,认为傅雷存在偏袒,而不是所谓的“因材施教”。

这些观点中,我不全反对。比如在简单了解傅雷和傅敏之间的故事后,我的确也认为傅雷的教育方法有瑕疵。而对于“过度干预”一说,我不能同意,也不能妄下结论。作为一个年轻人,我完全理解有些读者会在信中感受到父母的过度干预、“望子成龙”。但细想,这或许只是我们的“太监之急”,或者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也许傅雷父子的感情关系远比我们想象的自然。其实客观讲,信中傅雷也从没有以父亲的角色强迫傅聪做任何事,都是诉之以理,以劝诫和建议为主,其实是很尊重傅聪的个人选择的。

不过,无论如何吧,我都没有兴趣去了解这些,我未曾盲目崇拜过傅雷式教育,无需降温,更没有兴趣去了解一个人的“不足之处”。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竟能做到努力记住一个人的好(这种鸡汤很多人都看过,但能做到的不多,我偶尔会自喜有这个成长~~),虽然不一定因此喜欢上他,但也不会主动去寻找他人不足之处,找到了又如何,白白给自己添不愉快罢了,对于我这种性格,更不必担心会因为跟“坏人”过近而受伤,倒是一直烦恼不容易与人亲近的毛病~~

《傅雷家书》给与我的更多是收获和成长,读《傅雷家书》让我获益良多,彼时我便将自己当成了傅聪,与父亲促膝而谈,从音乐到真理,从处世为人到柴米油盐,倾听父亲的谆谆教诲。离开信后,又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像傅雷这样优秀的父亲。

从傅雷身上,我看到一个真正有涵养、有品味、有思想的男人,看到优雅的人竟能如此优雅,看到自己距离优秀多么遥远,傅雷是个真正做到以身作则来教育子女的父亲,从信中就可窥一斑,他是个有很好的独立思考素质、有修养、有骨气、自制力极强的人。

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,几乎就是我理想中的父子关系;合格的父亲应该是能与孩子以挚友知己相处,能促膝而谈。有人说,这样会不会失去父亲角色该有的威严,到时候孩子不听话管不住。父母的威严不应该来自于孩子的畏惧,而应该由父母以身作则,让子女打心里敬佩、尊敬和爱父母。

傅雷能与儿子纯粹以学者或朋友的身份讨论音乐、学术和真理问题,会在儿子面前主动展示自己的缺点不足,看了书还会分享读后感……可想而知,这得是一种多么融洽和自然的父子关系啊。

我在豆瓣打了四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