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用主义的思维自省

前段时间,与好友聊电影《刺客聂隐娘》,聊到好电影应该如何表达,我说一部电影如果需要格外写大篇的文字影评才能解释清楚,就说明要么导演的太烂,要么选择了不合适的表达载体。好友打断我,电影需要艺术性,含蓄甚至难懂也可能是一种值得欣赏的艺术风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