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各种人身上学习

最近在工作中遇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人,从他们身上学会了很多东西,然后突然想到其实从大学至今,真的遇到很多个性非常明显非常不同的人,从他们身上学习到了很多,非常幸运认识他们。

大学室友-Z君、K君

Z是海南人,与其他海南同学给我的印象一样,单纯、真诚、热情。K是江苏人,很喜欢玩游戏。与他们交往很轻松,即使玩一天下来也不会累。我是属于那种每次参加时长较长的社交活动后,回来会感觉身心俱疲的人,但与Z、K两位玩耍是不会的,不知道为什么。我与他们只做了一年室友,后来我搬回自己班级的寝室。

实用主义的思维自省

前段时间,与好友聊电影《刺客聂隐娘》,聊到好电影应该如何表达,我说一部电影如果需要格外写大篇的文字影评才能解释清楚,就说明要么导演的太烂,要么选择了不合适的表达载体。好友打断我,电影需要艺术性,含蓄甚至难懂也可能是一种值得欣赏的艺术风格。

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

我是在朋友圈里看到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的预告片的,文章的噱头就是“国产电影竟能如此棒”。看完后我就知道我必须去看了。全片的话是今天中午去看的,入座率不是很高,七成左右。总体来说,这部电影给四颗星。。

先说好的地方,打戏和幽默非常棒!江流儿救小妹妹的那场真是畅汗淋漓,一镜到底,一度让我有种好莱坞电影迪斯尼动漫的错觉。幽默的点也很到位,是真笑点,很自然,一点不勉强。

嗯,这才是我的理想呢

这篇文章是在机场候机的时候随手抓了一张广告纸写的,这几天事情发生的太多,太突然了,从21号到25号,每一天都似度日如年,在焦虑、恐惧、疲惫中煎熬,在南昌昌北机场的时候,想了好多好多东西,终于,想到了理想。

其实,我从未明了自己的理想是什么。小时候,我学着书本中的“好孩子”小明自豪地向老师报告说我的理想是当一名科学家;后来,我知道科学家是干嘛的了,一点都不想当,于是,很长一段时间都忘了理想这个词了;再大一点,高考该填志愿了,我说想做出迪斯尼那样的动画,所以我选择了数字媒体技术专业,上了大学后,我发现我对动画制作一点兴趣都没有。那时候,社交网络到处都充斥着成功学和心灵鸡汤,到处都在说有理想多么多么重要,没有理想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,于是我们都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想来遮羞。比如,我开始逢人便说,我想做一名优秀的设计师。

遗忘

作者:杯水

偶然看到一个句子觉得不错,然后听到别人说是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中的。于是我想起,那是我当初看这本书时就喜欢的一句话,只是过了这么久,我已遗忘。

遗忘好像是件莫奈何的事情。我们无法记起以前(有时甚至是昨天)所喜欢的一本书、一首诗、一个人,那些念念不忘,以为甚为美好的句子,也在时间的流驶中变得干干净净。我看过许多书,有意义的、没意义的,可遗憾的是无论我多喜欢,最终我都会忘记。从最开始的无法复述到后来的连主角名姓都不记得。我也喜欢过很多诗词,豪放的、雅致的,可是一旦有新词,那些曾爱过的就会变得无比负累,于是我抛弃。我有过好的朋友,可是后来又有新人来把他们替。